384. 談心(1 / 2)



推荐阅读:

qzone.cc,最快更新我的師門有點強!

蘇安然最終還是把玉簡交給了青玨。

因為黃梓讓蘇安然放心交給她,這不由得再一次讓蘇安然相當懷疑,這九尾大聖之前是不是就藏在太一穀?

負責送青玨出去的,是青玉。

畢竟就算青玉如今脫胎換骨從妖獸變靈獸,但這也隻是“血統”上的改變而已,就“血緣關係”這一點來說,青玉依舊可以算是青玨的孫女——雖說血脈上的確也發生了一些改變,要說依舊保有彼此之間的血緣是有些牽強,但嚴格來說也就是從直係血脈變成遠親血脈這種程度,不能說是真正的毫無血緣關係。

以青丘氏族的族長繼承權方式來看,青玉依舊是擁有青丘氏族的正統繼承權地位,隻不過優先度如今是在她的妹妹青箐之後——之前青玉的順位繼承權僅次於獲得“公主”頭銜的青樂。

青丘氏族,自青玨上位之後,便發生了一係列的改革。

以往青丘氏族族長一職,是由上任族長欽點接任。

但許是因此導致了青玨不得不離開黃梓,所以自她接任後就對整個氏族進行了整改。

她不僅取消了長老會可以統管族內所有事務的製度,更是直接將長老會改為宗親會,然後又圍繞六位實力最強的第二代子嗣為核心,組建了一套類似人族世家分房的氏族發展方針:先由各支脈裡選出一位實力最強的弟子,之後再由這六位子弟進行領軍者角逐,最終獲勝之人便是氏族內同輩分的領軍者。

亦即是最強者。

而整個競爭的過程,說白了就是一次關於青丘氏族族長之位的內部淘汰機製——從六位支脈弟子被評選出來的那一刻起,不管她們是否有這個野心,實際上都已經被卷入到繼承權的爭奪中了,除非自願放棄競爭,否則的話每個人都會有專門的宗親長老負責評估,之後再由整個宗親會所有長老進行審核,以排出順位名次。

青玨繼任青丘氏族的族長之位,雖說已經過了五千餘年,但實際上她的直係血脈後代子嗣也僅有三代而已。

但青玨的血脈隻有三代,卻並不代表整個青丘氏族自青玨之後,便隻有三代人。

因青玨的強勢改革,所有此前王狐一族的血脈自然也就並入到不同的支脈裡——這也是後來青丘氏族宗親會放任各支脈弟子相互競爭,發展各自的利益團體盟友的根本原因,畢竟最早的第二代六脈子弟,便是以此方式拉攏其他氏族子弟形成自己的支脈派係。

例如,青玨的姐姐那一脈,就並入到了長公主一脈;而青玨的妹妹那一脈,則並入到了三公主一脈。

這一點也是為什麼青丘氏族長公主一脈與三公主一脈曆來都是最大的競爭對手的原因所在。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各支脈自然也就會有非青玨直係血脈的子弟。

如青樂。

她雖出身於長公主一脈,但實際上她卻是青玨的姐姐那一脈的血裔,並非青玨的直係後裔。

而如今,青樂便是青丘氏族族長繼承人的第二順位。

第一順位乃是如今青丘氏族的長公主,也是上兩個世代的青丘氏族最強者——青樂則是上一世代的最強者。而若非青玉隕落,導致她蛻變為靈獸的話,青玉便可以算是青丘氏族這一世代的最強者,但如今這個名頭卻是落在了青書的頭上,這也讓她因此成為了第五順位繼承人。

青玉,此時若是願意回歸青丘氏族的話,她便可以算是第六順位繼承人。

當然,這個順位也並非一成不變。

具體的評估,雖說是由青丘氏族的宗親會負責排序,但實際上青玨是擁有非常高的主導權,若是她看好青玉的話,青玉直接飆升到第一順位繼承人都是有可能的。隻不過一直以來,青玨都沒有對族內任何一名弟子表現出明顯的傾向,而是采取一種放任的態度。

許是青玨的徹底放權,讓整個青丘氏族都意識到機會,所以近年來的競爭也漸漸變得相當的血腥。

幾乎都要成為宮鬥劇了。

若是沒點能耐,又不想死得莫名其妙,那麼放棄這種競爭便是最好的辦法,這也是為什麼青丘氏族自青玨繼任之後,已經過去了五千年,青書居然還能排在第五順位繼承人的原因所在。

實在是偌大一個青丘氏族,真的很難找出幾個擁有擔任族長才能的人——當然,這也是青丘氏族宗親會把族長人選的資質拔高到了青玨的水準。所是願意放低一些的話,其實還是能夠挑選出十來個族長候選人的。

但不管怎麼說,青玉也的確還沒有真正的從青丘氏族裡除名。

青玨這一次過來,並不僅僅隻是為了幫黃梓拿一塊玉簡,她同時也是為了近距離觀察自己這位孫女。

看看她,是否還願意回到青丘氏族。

蘇安然雖然不知道青玨來此的目的,但這種天倫之聚他自然也不會去打擾,所以他和空靈就換了一個地方,將大殿的空間讓給了青玉和她的奶奶青玨大聖。

“你想跟我一起回族地嗎?”青玨開口問道,“我並不是說現在……”

說到這裡,青玨環視了一眼周圍,然後又笑道:“你喜歡蘇安然,我還是看得出來的。但那個小家夥卻是個眼瞎的,你恐怕會非常的累呢。”

青玉抿著嘴,沒有開口。

青玨大聖輕笑一聲,語調柔和了幾分:“用奶奶告訴你的寶貴經驗吧,準有效。”

“不行!”青玉搖頭,“這不是我想要的。”

“哦。”青玨大聖挑了下左眉頭,“果然是幻象神海那次的經曆嗎?……不,那次的話,最多有點好感?”

青玉又抿著嘴不說話了。

青玨笑著起身,然後走到青玉身邊,伸手揉著她的頭發:“傻孩子。……感覺是會欺騙你的,但身心的接觸不會。就跟你買衣服一樣,肯定要試一下尺寸,才知道合不合適,不是嗎?……所以有機會的話,試下奶奶告訴你的技巧,絕對好使。”

青玉還是不開口。

青玨大聖也不在勉強,而是把話題繼續帶回:“你的繼承權還保留著,但目前是第六順位。”

“我?”青玉有些難以置信。

“嗯。”青玨大聖點了點頭,“青樂已經晉升到第二順位了,再過一年,就是人族的瑤池宴開始了,到時候青樂會接任青闋的位置,成為長公主。……青書沒意外的話,也會成為五公主。而且,往後的年代恐怕就沒那麼悠閒咯。”

說到這裡,青玨大聖的語氣似多了幾分自嘲:“我們妖族,越來越像人族了。”

妖族習慣以千年作為一個輪回,並不像人族是以每五百年的氣運轉換當作新世代的始終。

但隨著妖族與人族在氣運的爭奪上越發激烈,為了不被人族徹底甩開,乃至淘汰,現在也有不少妖族還是以五百年作為族群新生代的傳承——以往是以每千年作為一個輪換,但每個千年時代裡,妖族都會培養兩名子弟用於競爭氣運的傳承,但在上官馨、唐詩韻等人的橫空出世後,妖族才真正的意識到,他們的這種做法並不可取。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