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利益至上者(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眉頭緊皺。

但原本近乎於一觸即發的爆炸氛圍,卻漸漸有了幾分惰性因子。

青玉還是時刻警惕的盯著東方玉。

但比較直爽傻白甜一些的空靈,在感受到氛圍沒有那麼劍拔弩張時,居然就真的解除了警戒,一身氣勢都徹底收斂起來,在東方玉的感知中,就像一隻人畜無害的兔子那般。

隻是鑒於他聽聞過蘇安然的傳奇,結果反倒是讓東方玉緊張起來,深怕下一刻空靈就直接一劍捅過來。

“天庭舊址?”蘇安然沉聲問道,“那是什麼?”

“在玄界的紀元曆史上,天庭一共有兩個。”

東方玉並不疑惑蘇安然會不知道,事實上他第一次聽說此事時,也是震驚了很久。而且經過他的多方試探,發現大多數人都隻知道第二紀元時期有一個天庭,但卻隻有極少一批對第一紀元的早期曆史有所鑽研的人,才知道第一紀元時期也有一個天庭,而且還與第二紀元時期的天庭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一個是第二紀元中前期,由一群實力最為強橫的修士做組成的組織,其宗旨便是為了對抗域外天魔,以及從他界而來的其他生物。他們建立了一套非常完善的‘飛升製度’以及‘功勳機製’。當然……所謂的飛升,也不過隻是在實力達到一定標準後,便允許加入‘天庭’這個組織。”

“隻是修士也是人,哪可能真的那麼偉大,所以隨著後來天庭越發魚龍混雜,派係林立,最終的結果就是被玄界諸多修士給聯手推翻了。……我們東方世家的先祖,便是那場反抗戰爭裡的領頭人之一,也因此才有了後來的東方王朝。”

“知道為什麼第三紀元時期,人族和妖族的關係那麼惡劣嗎?”

“便是因為當初針對‘天庭’的那場戰爭了,妖族也是反抗者之一,而且和當時的人族也是取得同盟協議,允諾等推翻天庭之後,可以讓妖族立國,成為玄界諸族的成員之一。……不過,妖族畢竟渾身都是寶,以人族的貪婪,哪有可能放過,所以後來自然也就毀約了。”

“而妖族會被人族奴役的曆史根源,便是源自於第二紀元的天庭。”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蘇安然神色平靜的聽著東方玉說出這些外界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秘辛——甚至哪怕是在東方世家,也應該是屬於隻有一小部分核心嫡傳的族人才會知道的秘辛。

但空靈和青玉,神色就難以平靜了。

她們的目光就顯得陰狠許多。

甚至空靈,身上已經殺機凜然。

因為她的思維邏輯非常簡單:天庭奴役了妖族,人族答應給妖族自由,但是推翻天庭後並沒有做到,反而是變本加厲的繼續奴役妖族,而後來建立了東方王朝的東方世家是當時推翻天庭的反抗者領袖之一,他們拿下了最多的好處,所以東方世家便是他們妖族的死敵之一。

就邏輯上而言,也的確沒什麼毛病。

東方玉許是知道空靈和青玉在想什麼,他也隻是聳了聳肩,道:“這種曆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根本就是沒辦法徹底根治的難題,要麼就是雙方隻能活一個,要麼就是唯有妥協。……如今妖盟的存在,北州的自治,這其實就是雙方妥協的一種產物。”

“空靈小姐和青玉小姐也不必如此憤怒,在這裡動手的話真的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若是有朝一日,我們兩族又一次不死不休,戰場前我死於你們手上,也必然不會心懷怨恨不甘。又或者是,在哪個秘境裡,你我爭奪,最終我棋輸一著死在你手上,那也隻是我技不如人罷了。”

“此刻,我是懷著極大的誠意而來,所以你們真的沒必要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

“哼。”青玉冷冷的哼了一聲,但也的確不再理會東方玉。

空靈卻依舊不是很舒服,但她也很清楚,在這裡跟東方玉打起來的話,不利的隻會是她,所以她也強行按捺住內心的火氣。畢竟就東方玉自己所說,今天他是來找蘇安然做一個交易的,在交涉沒有徹底破裂之前,她都不適合動手,否則的話那就是對蘇安然的不敬。

在師承之道上,空靈的執拗也是相當的驚人。

“繼續。”蘇安然沉聲說道。

“好的。”東方玉笑了笑,“這第二個天庭,便是第一紀元早期的天庭。……我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解釋,但那個地方,根據我找到的所有資料記錄,那顯然並非是玄界所有已知的任何一處秘境。唯一能夠知道的,便是前往那個秘境的唯一通道,當初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而被擊碎了,所以早已兩界阻隔了。”

蘇安然依舊沒有開口。

但他卻是已經從黃梓那裡聽聞,這個被阻斷了的地方在第一紀元早期被稱為仙界,也有稱天界,但整體上就是一個意思。後來是被第一紀元的大能者打碎了通天路,才使得仙界與玄界徹底斷絕來往,但也因此導致了玄界的靈氣入不敷出,最終引發了第一紀元的靈氣枯竭。

根據黃梓找到的情報,窺仙盟的人想要再次進入仙界,就必須重建升仙路。

而要重建升仙路,最主要的一種物資,就在金陽仙君洞府。

“你們窺仙盟,不就是想要重建升仙路嗎?”蘇安然冷聲說道。

“哦?”東方玉麵露訝異之色,“看來你們太一穀似乎掌握了不少情報呢?那看來有些東西可能沒辦法作為籌碼了。”

東方玉的臉上,還真的麵露苦惱之色,仿佛真的因為自身所掌握的情報價值大減,很有可能導致這場交易失敗而顯得格外的苦惱。

“這樣的話……那要不我們合作吧?”東方玉突然拍了一下掌心,然後食指一指,露出一個經典的“我有主意了”的表情,蘇安然是真的想把這個表情截下來當表情包,“我給你們太一穀當內鬼吧,把所有窺仙盟的情報都告訴你們,怎麼樣?這個應該是相當有價值的籌碼了吧?”

不止蘇安然。

就連青玉和空靈都是一臉目瞪狗呆。

還有這種操作?!

“你圖啥啊?”

“我不是說了嗎?我和窺仙盟的利益並不一致。”東方玉眨了眨眼,一臉“這人怎麼難交流”的困惑模樣,“窺仙盟的確想要重建升仙路,他們想要打通天界和玄界的橋梁。目前窺仙盟裡那些老鬼,之所以支持金帝……”

“金帝?”

“哦,就是窺仙盟的盟主。”東方玉隨口說道,“據我所知,金帝、武神、月仙應該是第二紀元時期的老不死了,當年躲入秘境順利逃過末法大劫,但所修功法的道蘊與如今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因此無法在玄界發揮出全部的實力。……根據窺仙盟其他人的說法,金帝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第一紀元天界仙人的血脈後裔。”

“真的有仙人?”

“誰知道呢。”東方玉聳了聳肩,“按照我搜集到的情報來說,第二紀元時期的天庭,也跟第一紀元時期的天庭有關係。甚至……我懷疑,第二紀元時期建立天庭的那個人應該就是第一紀元天界某個仙人的血脈後裔,他建立天庭的目的便是為了打通玄界與天界的通道,隻是後來天庭徹底失控了,所以最終被推翻。”

“而這個金帝應該就是第二紀元時期那個建立天庭之人的後裔。”

“你有什麼證據?”

“金帝知道很多的秘辛……第二紀元時期的,而且關於第一紀元時期天庭的大多數事情,他也都知道。”東方玉緩緩說道,“你們太一穀知道的關於第一紀元時期的事情,都集中在中後期吧?金帝卻是知曉不少天界與玄界的通道還未隔絕前的事情,所以這才是我懷疑的原因。”

“若是如此的話,那麼你跟窺仙盟的合作,不是更有利嗎?”

“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說的話啊?”

東方玉一臉“這人是弱智嗎”的表情。

一旁的青玉看到東方玉的表情,居然還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像是在肯定東方玉的猜想。

然後,她就挨了蘇安然一拳。

“這麼說吧。”東方玉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窺仙盟的宗旨是重建升仙路,他們想要打通玄界與天界之間的通道。金帝說得倒是挺好聽的,什麼讓玄界的靈氣變得更加濃鬱,從而突破桎梏,人人皆可登臨彼岸。”

“人人皆可登臨彼岸,嗬……”蘇安然不屑的嗤笑一聲。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