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換人了?(1 / 2)



推荐阅读:

陳無恩,原名叫什麼已經沒人記得了。

隻知道此人早年修煉之路非常坎坷,飽受欺淩白眼,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展現出了驚人的煉丹天賦,被當代藥王穀穀主收入門牆,從此之後一飛衝天,是當今藥王穀十三位丹聖之一。

他曾說過,除藥王穀之外,玄界修士皆無恩於他,是以他也不需要報以恩德。

故取名,無恩。

因其丹術超絕,能夠煉製的靈丹種類繁多,成丹率頗高,故而最早有著“聖手”之稱。

後來在一次秘境突遇災難時,因他的靈丹而活命的修士無數,但也有相當一部分因為之前得罪於他,所以在遭遇突發災難意外時,並沒有得到其靈丹的救治,因而喪命秘境之內。

所以後來他便被稱為鬼門關攔路人,因為生死皆係於其一念之間。

久而久之,便再也沒有人稱其為“聖手”,反倒是稱其為“關主”。

鬼門關關主。

他與惜花人、毒婆婆、蟲道人並稱為藥王穀陰陽四聖,代表著藥王穀裡醫術、毒術、丹術、蠱術的頂峰——其中,醫術與丹術為陽,毒術與蠱術為陰。

原本按理而言,如東方濤這等情況,理應是由惜花人過來診治。

但惜花人有一個毛病。

他隻診治女性,男性一概不醫。

所以藥王穀在得知東方世家請了太一穀的方倩雯後,他們也終於坐不住了,隻能將陳無恩派了出來。

或許在藥王穀看來,方倩雯也是一個煉丹天賦極高的丹師,那麼既然方倩雯可以的話,陳無恩自然也是沒問題的,畢竟這位可是貨真價實的丹聖啊,屹立於藥王穀十三位丹聖裡最頂尖的四人之一,哪怕是在整個玄界四、五十號丹聖裡也絕對可以派進前十的那個層次。

怎麼可能輸給一個小丫頭呢?

光年齡就是八、九倍的差距了——哪怕每天隻看一頁書,這積累的量也足夠拉開差距了。

所以藥王穀是真認為,派了一個陳無恩過來,已經夠看得起方倩雯了。

……

東方玉比東方世家早一天知曉了這個情報。

但他並沒有宣揚開來。

身為不受重視的人,怎麼可能擁有比東方世家這個龐然大物還強大的情報網絡呢?

東方玉隻是沒了“自我”而已,又不是沒了腦子。

所以等到方倩雯收到陳無恩到來的消息時,已經是東方世家收到消息第四天了——東方世家在收到消息的第二天,就派人去驗證了消息的真偽,第三天傳來答複時,陳無恩已經快到東方世家的領地了。不得已之下,東方世家隻好先開始接待陳無恩,放緩陳無恩直接衝上門的腳步,然後再轉頭把消息告訴方倩雯。

“藥王穀?他們怎麼還敢來?”蘇安然一臉的不可思議。

“為什麼不敢?”方倩雯倒是非常的平靜,“他們要是不敢來人,那才是真的有問題。”

蘇安然和空靈不解。

“之前二師姐可是才狠狠的教訓過他們呢。”

“笨死了。”青玉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我問你,現在我們太一穀裡,最能打的那幾個人都去哪了?”

蘇安然想了一下,然後臉上的表情就豐富多了。

二師姐上官馨帶著五師姐王元姬去了天山秘境。

三師姐唐詩韻帶著四師姐葉瑾萱還在劍宗秘境。

六師姐魏瑩的靈獸還沒養好,而且就算養好了,她在太一穀裡也算不上戰力比較強橫的人。

七師姐許心慧、八師姐林依依這兩個就更不用說了。

被稱為惹是生非五人組裡的最後一位,九師姐宋娜娜,如今還沒出關呢。

青玉一看蘇安然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想得差不多了,於是便又開口說道:“哪怕就算藥王穀的丹聖不擅於戰鬥,但玄界的丹師身邊怎麼可能沒有幾個武力強橫的?就算陳無恩真的隻是自己一個人來,而且他也不擅長戰鬥,但人家最起碼也是道基境的修為,光是法則力量的借用,也能夠把我們幾個壓得死死了。”

空靈想了想,然後說道:“但東方世家不可能無動於衷吧?”

“當然不可能了。”

青玉掃了空靈一眼,她其實挺不想回答空靈的問題,但看到蘇安然也想不明白的樣子,青玉就忍不住想要翹尾巴了,隻是股間傳來一股獨特的瘙癢感後,她才想起來現在自己化身為人了,是沒有尾巴的。

她的眼神傳來幾分遺憾。

“堂堂丹聖親至,名氣可比大師姐大多了,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衝著陳無恩的名頭過來。”青玉很快就收起臉上的遺憾情緒,嘴角掛起一絲冷笑,“東方世家之前在藥王穀那邊吃了大虧,差點讓東方濤廢了。之前藥王穀地位超然,自然不會在意,隻是他們也沒有想到,東方世家會去把大師姐請過來,所以現在是藥王穀處於相當被動的境地了。”

“若是大師姐把東方濤治好了,藥王穀的威信必然要受到嚴重的打擊。……不管東方世家會不會把這事宣揚出去,反正在東方世家這邊,以後對藥王穀肯定是要打上一個問號的。所以藥王穀在知曉了大概的情況後,他們就必須安排人手過來……隻是來的是一個丹聖,這點倒是真的出乎意料。”

“而且,藥王穀的丹聖過來,好處還不止這一點。……到時候肯定還會有不少修士也一同過來,其中很可能會有一些是有意結好陳無恩的修士。若是對方能夠治好東方濤的話,那麼藥王穀的名氣必然會再起,甚至之前在南州被二師姐堵門的影響也會一並消除,他們也可以再次擴大影響力。”

“甚至因為這位丹聖的到來,天然和我們太一穀處於對立的狀態,東方世家反倒是有可能成為最大的贏家。我們已經出手了,這個時候放棄的話,就會顯得我們太一穀怕了藥王穀。可若是藥王穀強行插手,隻要他們出手診治,不管最終東方濤到底是誰治好的,都會陷入無休止的扯皮階段,畢竟這種事除了那位丹聖和大師姐,外人也根本分辨不出究竟是誰治好東方濤。”

“若是東方世家無恥一點,他們完全可以賴掉最後的一筆尾款……那株五爪金龍果樹,到現在還沒交到大師姐手上呢。我們本來就是衝著這株靈植而來的,但藥王穀不是,所以如果真鬨開的話,藥王穀反而還可以收獲更大的名聲,我們太一穀倒有可能被打上貪財的印象標簽。”

“這就是根本利益上的不同了。……藥王穀要的是名,而我們要的是利。所以藥王穀現在派人過來,真的就是一根攪屎棍,對我們而言實在是太不利了!”

聽著青玉的話,蘇安然和空靈一臉的目瞪口呆。

隻從藥王穀派出一個丹聖,青玉就能夠分析出這麼多的緣由,甚至連藥王穀未來的顧慮、反應、謀算,以及因此帶來的影響力擴張、對太一穀的利弊等等,全部都一並包括在內。

蘇安然仿佛是第一次認識青玉一般,滿臉都寫著“眼前這個青玉真的是那隻蠢狐狸?”的表情。

該不會是被掉包了吧?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