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72.5 專治花裡胡哨

372.5 專治花裡胡哨(1 / 2)



推荐阅读:

東方霜一臉的茫然。

茫然中還帶著幾分驚恐與難以置信。

她想不明白,事情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樣?

不是切磋嗎?

是了……之前蘇安然似乎還說過什麼……

他說什麼來著?

東方霜的瞳孔猛然一縮,雙目圓睜。

她終於想起來之前那句她嗤之以鼻的話了!

……

約莫二十分鐘前。

蘇安然隨著東方霜如約而至的來到了位於東方茉莉的院落前。

與蘇安然想象中的情況並不一樣。

東方茉莉的居所並不是那種宮殿式的建築群落,就隻是一個很簡單的小院子而已,甚至還不如他們此時借住的彆苑。

因為東方茉莉的院落就隻有一個主屋,旁邊是一個類似於柴房一樣的小屋子,甚至連偏屋都沒有。而院落前則是一個小前庭,左邊是一個小菜地,裡麵還種著長勢喜人的青色、紅色和黃色的小果子,蘇安然一度以為見到了交通信號燈;右邊則是一個小石桌和幾張石凳,但是卻沒有擺放差距和茶水

“東方茉莉還挺簡樸的嘛。”

“茉莉姐說了,劍修的生活就不能有太多的雜念。”東方霜語氣淡然,但是神色卻滿是驕傲,“正是因為這樣的苦修,所以茉莉姐才會那麼強。”

“哦。”蘇安然有點淡漠的應了一聲。

他就隻是隨便誇了一句而已,畢竟在如此奢靡的東方世家還能有這樣樸素的人,實屬不易。

隻是蘇安然沒有想到,東方霜居然還這麼煞有其事的解釋。

這就讓蘇安然有些無奈了。

因為他並不認同東方霜所謂的“強”這一點。

東方茉莉身上的劍氣實在是太過淩厲明顯,以至於蘇安然根本就不可能視而不見。所以在蘇安然看來,她其實甚至還不如空靈的,因為他三師姐唐詩韻和四師姐葉瑾萱都說過,一名劍修如果能夠修煉到在出劍之前,劍氣不會有絲毫的散溢,那就證明這名劍修在劍道上已經真正登峰造極了。

這裡所說的劍氣,可不是有形和無形劍氣。

而是劍修所獨有的一種劍道氣勢。

東方衍屬於半隻腳踏入了劍修的巔峰——他是一名強大的劍修不假,但卻遠沒有資格列入絕世劍仙的行列,隻因他走了許多岔路,浪費了不少的歲月年華,以至於後來錯過了最佳時機,再也沒有那種心氣去競爭了。

但東方衍這麼多年沒有踏出東方世家,卻並不代表他就變弱了。

相反,他因為沉澱了一段時間,明悟了很多事情,自身實力其實反而更強了,隻是沒有多少人知道而已。

不過之所以說他半隻腳踏入劍修的巔峰,便也是源自於此:他依舊沒有辦法將散溢出來的劍氣收攏封存起來,甚至因為他舍棄了自身的本命飛劍?導致小世界出現了漏洞,劍氣反而散溢得更多了——但從某方麵而言,東方衍其實是一直都介乎於兩個世界的中間?即他自身的小世界與玄界所形成的重疊空間之中。

隻是這一點?無論還是蘇安然還是空靈、東方茉莉、東方霜等人?皆因修為境界和眼界的局限,所以未能明白。

因此,在不同的人眼裡?東方衍便有了不同的狀態。

如空靈、東方茉莉能夠看到東方衍身上那淩厲至極的“劍氣”?甚至被其劍氣所震懾,這便是因為他們隻能看到東方衍暴露在玄界的東西。但蘇安然則不同,他看到的是透過玄界的表麵?那從東方衍的小世界裡所蔓延出來的霸道劍所凝聚而成的濃霧?這種直接近乎於本源上餓感受接觸?便也讓蘇安然有了一種油然而生的親切感。

因為他在太一穀的時候?實在是麵對太多次如此強烈的“劍道氣勢”正麵衝擊了。

再加上蘇安然自身所修煉的劍訣功法。

“霸道”一詞在他麵前?根本就不算什麼東西。

至少?在蘇安然的認知裡,凡是沒有超越過他三師姐唐詩韻的氣勢,都不能算是霸道。

當然,蘇安然並不知道。

他其實也是走在這麼一條道路上。

單論“劍道霸氣”這一點,其實在黃梓的評價裡?蘇安然是要遠勝於唐詩韻的。

所以?蘇安然彆的沒記住?但他卻是記住了一點:身上的劍修痕跡越明顯?那麼就證明這名劍修的修煉並未到家。

他知道東方茉莉過得如此樸素的原因是什麼。

無非就是要砥礪自身的心境而已,好讓自己儘快的攀登更高的劍修境界。

這也是蘇安然願意客套性的說那一句話的原因。

因為在如今的玄界裡,已經很少有劍修願意花費如此精力去進行苦修了。

“你這人……”看著蘇安然一臉漠然的樣子?東方霜就來氣。

但不等東方霜說出什麼,東方茉莉卻已經從屋內出來了,於是東方霜便快步跑向東方茉莉,不再理會蘇安然。

“久等了。”東方茉莉淺笑一聲,緩緩說道。

蘇安然望了一眼東方茉莉,心中也不由得讚歎一聲。

玄界的女修,幾乎不存在長得醜的。

似乎愛美真的是女人的天性,所以很多女修在修為逐漸高深,尤其是踏入本命境獲得第一次生命層次的質變時,都會花費不小的精力去改善,或者說是完善自己的五官,讓自身的相貌變得更加的漂亮——這種類似於微創手術,實際上並不會因此而改變修士的命運,但卻真的能夠讓修士變得俊美。

不過這類對自己五官進行微調的女修,自然還是比不過那種純天然的美女修士。

而玄界裡,判斷一名女修的相貌是否純天然,其實也很簡單。

那就是女修身上的氣質。

這類沒有進行任何微創手術的女修,她們總是會散發出一種更加自信的氣質——很難去形容這種特質,當然在玄界裡也並非是判斷標準,畢竟仙女宮的核心功法就會隨著修士的修為高深,而逐漸變得更加漂亮。但整體上來說,以這種方式來判斷,還是有幾分準確性的。

東方茉莉,算是一個非常標致的美人。

她有東方人麵孔的典型柔美,一條馬尾辮也不似玄界大多數女修那般長到直垂腰際,僅僅隻是堪堪過肩而已。

今天的東方茉莉,穿著一身素白色的長袍,外麵沒有再套薄紗罩衣,一條玉白色的腰帶將她的腰肢收得很細,但也讓她的身材徹底暴露出來,竟是意外的相當有料。長袍及踝,腳上是白色的小長靴,底褲也同樣是素白,隻不過因為這件長袍較長,而且沒有開叉,所以倒是未能看到東方茉莉修長的雙腿。

單以顏值和身材而論,東方茉莉幾乎不遜蘇安然見過的諸多女修,甚至還能排在一個比較靠前的位置——起碼比起空靈那種稍顯中性的颯爽模樣,東方茉莉的相貌和身材更符合正常人類的擇偶審美標準,而且還是屬於相當高級彆的那一類。

蘇安然輕歎了口氣:“我也隻是剛到。”

他能夠看得出來,東方茉莉這幾天的確是真的在靜心養氣——養劍意、蓄劍勢。

僅就現在所見,她的“勢”比起前段時間所見無疑要強大許多。

套用很多影視文學作品所說的話語來描述,那就是現在的東方茉莉就像是一柄剛剛出爐開鋒的神兵,急需飲血——她在過去這幾天裡,幾乎是將自身的劍意劍勢全部都壓製凝縮到一個極致,就等著在下一刻綻放出最璀璨的煙火。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的東方茉莉,其實是相當亢奮的。

這一點,從她臉上有著近乎於病態版的殷紅,就能夠猜測出一二。

可也正因為這一點,所以蘇安然的內心就更加糾結了。

“這一片皆是歸屬於我的地方,隻是我並不喜奢華,所以才隻建了這個小屋。”東方茉莉柔聲說道,“所以,蘇公子大可放心,我們在這裡切磋不會影響到任何人,也不會有任何人來旁觀的。”

說到這裡,她又望了一眼東方霜,然後再道:“除了小霜。”

蘇安然看著對方越是顯露出柔軟的姿態,但臉上的殷紅就會越發明顯的“羞澀病態”模樣,內心就直犯嘀咕。

“其實,你不應該找我挑戰的。”蘇安然想了想,還是再度開口說道,“你如果真的是想要印證自身的劍道之路,明白自己的差距和了解自己的成長,你應該去找空靈。……她更適合當你現在的對手。”

“我已經想過了,等我挑戰完蘇公子後,便會去找空靈小姐的。”東方茉莉輕笑著說道。

“呃……”蘇安然知道,眼前這個女人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我的意思是空靈和你實力、劍道修為比較接近,你們兩個切磋的話,更容易互有感悟。但你直接找我切磋的話,我怕會打擊到你的狀態,而且……我也並不認為和你切磋,我能夠有什麼收獲。”

“你這人……”東方茉莉還沒開口,東方霜倒是急了,神色顯得格外的憤怒。

但東方茉莉卻隻是伸出一隻手,便攔住了東方霜的話,隻是微微側了一下頭,略有幾分迷茫的望著蘇安然:“蘇公子,莫不是在說笑?可是這笑話,我並不覺得好笑。”

“不,我是認真的。”蘇安然一臉慎重的說道,“這兩天我也想過很多。例如我大師姐,就說讓我和你切磋時,必須要全力以赴,這才是最你的尊重……”

“我覺得方小姐說的話是正確的。”東方茉莉點了點頭。

“我大師姐對我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比較久遠以前的狀態,但說實話……如今的我如果全力以赴的話,我認為你會出事,恐怕會壞了你如今的劍道心境,這就與你想要和我切磋的本意不符了。”蘇安然歎了口氣,“當然,如果未來你能夠平複,從中有所感悟的話,那麼我想你應該能夠變得更強。……但如果你因此而一蹶不振,那麼我會感到相當的罪惡。”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